“不知道,好像你和差不多,要死了吧!”

宋宁宁:“……”

她觉得夜幽一定是在说胡话!

君历衍的身体那么棒,他怎么会死呢!

那胸肌简直了!

她亲手捏过的。

不过,这几天,她的确是没有看见君历衍。

加上李婉儿的有些反应,她觉得事情有蹊跷。

“夜幽,你真的看见,君历衍病了吗?”

“是啊,我去他府中找吃的,看见他躺在床上呢,怕是真要死了。”

宋宁宁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说点好听的不行吗?

总是死不死的挂在嘴边,好像君历衍很严重似的。

打发了夜幽,宋宁宁将李婉儿给叫了过来。

“女皇陛下。”

“婉儿,你老实告诉我,君历衍到底怎么了?”

“女皇陛下,国师大人他很好。”

“放肆!事到如今,你还敢骗我吗?”

李婉儿吓得跪在地地上,她从未见过,宋宁宁发如此大的脾气。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女皇陛下恕罪!女皇陛下息怒!”

“婉儿,朕平时待你不错吧?”

“女皇陛下待婉儿,恩重如山。”

“那你为何要瞒着朕,君历衍他是不是生病了?你为何不说!”

李婉儿浑身都在颤抖,毕竟是女皇陛下,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陛下,国师大人……不是……不是生病了。”

“那是怎么了?”

“您中毒以后,无药可解,容齐大人说,这蛇毒很特殊,只能用心上人的心尖血才能够救您,所以,国师大人便让容齐大人,挖了他的心尖血,来给女皇陛下解毒啊!”

“国师大人事后,担心女皇陛下会内疚,担心他,所以便让我们大家都瞒着您,女皇陛下,婉儿不是故意的!请女皇陛下恕罪!”

李婉儿都快吓得哭了。

“什么!他居然用心尖血给朕解毒!”

宋宁宁彻底的震惊了。

挖人的心尖血,这是多么痛的事情啊!

君历衍他……不要命了吗?

“我要去见他!”宋宁宁厉声说道。

她现在必须要见他。

原本,她心里还有一些埋怨的。

现在,她只剩下了愧疚。

应该她去看他才是。

……

国师府。

“主子,您感觉怎么样了?”聂风问道。

这些天以来,一直都是聂风在一旁照顾。

“好……好些了。”君历衍的样子,还是有些虚弱。

“凶手查出来吗?宫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女皇陛下醒了吗?”

君历衍担心的,还是这些。

“女皇陛下已经醒了,凶手隐藏得很深,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可是主子,您的身体……”

“无妨,我修养一段时间,便可以了。”

这一次,真是很凶险。

君历衍也是在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