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对一个男人……

果然是骗她的,可恶!

沐浴完毕以后,宋宁宁穿好了衣裳。

李婉儿进来给她梳头。

“女皇陛下,您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着凉了,身体发烧了?”李婉儿担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朕没事!”宋宁宁有些结巴了。

她脑子里面一直在回想昨晚的事情,加上自己身上的痕迹。

所以便一直脸红,脸颊发烫。

李婉儿以为她病了。

给宋宁宁梳好头发以后,李婉儿便去找容齐了。

“婉儿大人,找在下有什么事情吗?”容齐询问。

“容齐大人,女皇陛下好像有些病了,我感觉她的脸发烫,一定是发烧了,您要不要去看看她啊,我真得很担心她。”

“是吗?那我这就去!”容齐担心的不行。

只要是关于宋宁宁的,他一直都很上心。

“对了,女皇陛下是着凉了吗?”容齐问道。

他想要提前了解病因。

“也许是吧,昨晚和国师在一起喝酒,今早国师才出来,估计是没有照顾好女皇陛下。”

容齐:“……”

宋宁宁正在吃着早膳。

容齐便来了。

“参见女皇陛下!”

“容齐,你来得正好,朕刚想找你呢,士-兵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

“回女皇陛下,基本都已经痊愈了,只剩下一些比较严重的,怕是不能康复了。”

有些士-兵受伤严重,少了一根胳膊,一条腿的,比比皆是。

“也罢,这些士-兵,到时候都送会他们的家乡去,朝廷一辈子都养着他们,每个月可以领一些补贴。”

“女皇陛下,让臣给您把把脉吧!好几天都没有请平安脉了。”

“好吧!”

宋宁宁也没有在意,便将手伸了出去。

容齐把了把脉,有些震惊地望着宋宁宁。

“怎么了?容齐,朕的身体是出什么问题吗?”

“没有,陛下的身体很好,臣先告退了。”

容齐出去以后,脸色一直都很不好。

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容齐大人,女皇陛下的身体没事吧?”李婉儿问道。

“没事,女皇陛下很好。”

“那为何,你自从出来以后,脸色便一直不好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女皇陛下……昨晚与国师,两个人真的整整呆了一夜吗?”容齐不甘心地问道。

“是啊,是一夜啊,今早女皇陛下还沐浴了,但是脸一直都很烫。”

“别乱想了,昨晚女皇陛下宠幸了国师,事后,女子出现脸颊红润,那也是情理之中。”

容齐说完,便离开了。

留下李婉儿在这里,愣怔了许久,都没有回神。

国师和女皇陛下……妈呀,真是太刺激了!

容齐的心情忽然很难过,他独自去了外面,看着外面飘的白雪,心中更是一片凄凉。

……

“女皇陛下!莫大人求见!”李婉儿进来禀报。

“让他进来吧!”

吃饱喝足以后,宋宁宁虽然觉得浑身酸疼,不过还是要处理政事。

“启禀女皇陛下,臣有事禀报,臣从耶律文手下的口中得知,在这草原上,有一处硝石矿,臣带着人去查看了一下,确实是硝石,臣觉得,可以将这些硝石矿开采!”

“真的吗?带朕去看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