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离开韩国,京城的守备军,是你在掌握,你若是想要送走一个人,很容易!”

“你要我背叛我义父?君历衍,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就因为,你心里不想让宋宁宁死,你喜欢她!”

姬焰:“……”

君历衍说得如此笃定,姬焰的心里,更加的不安。

君历衍这个人,十分聪明,能够看透他的心事儿,知道他在想什么。

京城的守备军,的确是他在统领着。

想办法,将宁宁宁弄出来,悄悄地送出京城,他也能办到。

只是……他不想背叛司徒长青,也不想让宋宁宁就这样离开……

她走了,以后便再也见不到了。

“姬焰,你好好想想吧,若是等到死徒长青发现宋宁宁的身份,到时候,就晚了!”

姬焰离开驿馆,心事重重。

君历衍的话,一直回荡在他的心里。

他甚至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将她给掳走的。

现在好了,反倒是置她于危险之中了。

“姬焰大人,国相大人有请!”有人过来对姬焰说道。

“我知道了。”

姬焰去了国相府邸。

司徒长青的脸色有些不好,姬焰进来的时候,目光便一直犀利地盯着他。

“孩儿见过义父,义父,您找孩儿,有何事?”

“姬焰,你要让义父失望了,我没想到,你有一天,居然对义父撒谎!你竟然会对我不忠!”司徒长青说道。

“义父,孩儿不明白!”

“你还给我装傻!”司徒长青说着,将一副画像,重重地扔到姬焰的面前。

画像在地上被打开了。

姬焰看到,画像上面的人,正是宋宁宁。

看来,司徒长青还是不相信他,派了好几拨人,去查这件事情。

当初,司徒长青询问他的时候,他否认了。

他清楚他的性格,一定会派人去查的。

可他将司徒长青派去的人,已经收买了。

这画像还是被找了出来。

司徒长青并未真正相信过他,还派了几路人去找画像!

这是姬焰没有想到的。

“义父,对不起,孩儿知道错了!都是孩儿的不是,请义父责罚!”姬焰低着头说道。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什么可狡辩的。

“焰儿,义父一直拿你当亲生的儿子一样看待,这么多年了,你难道不知吗?你竟然对义父说谎,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背叛义父,你知道义父的心里,有多么的痛吗?”

“义父,孩儿该死!不管义父怎么处置孩儿,孩儿都认罚!”

“好!那义父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去杀了那女皇!”

“义父……”姬焰震惊地望着司徒长青。

要他杀了宋宁宁。

“怎么?你不愿意?”

“义父,这女皇对我们还有用啊!为何要杀了她?”

“我并不是要她死,我要你重伤她,让义父看到你的忠心,你的悔过!”

姬焰:“……”

“怎么,你这是不愿意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