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那狗头国师!你们看见他别拿他当一回事,这可恶的家伙!朕早晚要砍了他的头!”宋宁宁被气炸了。

那君历衍不仅霸道无理,专政蛮横,嘴巴还挺毒的。

“可是……可是那天晚上,国师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

“国师不睡伺候陛下您就寝吗?陛下,您真的厌恶他吗?”

“你说什么!”宋宁宁抓住了重点,君历衍伺候她就寝?

“就是您从宫外回来的那次啊,我和郑离都看见了,国师在脱您的衣裳,但是,我们可伤心了,他还狠心的将我们赶出来了。”

“放肆!”宋宁宁大吼一声!

郑离和姬焰赶紧跪下。

君历衍居然脱过她的衣裳,那后面有没有对她做什么啊!

难怪,她居然做了一个梦,梦见和一个美男……做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当那张脸放大的时候,居然是君历衍!当时她就吓了一跳!

可是,婉儿说,君历衍后来并没有留下,出宫去了啊!

宋宁宁觉得,此事有些怪异,改天一定要抓住君历衍闻问清楚,这个登徒浪子!

“女皇陛下息怒。”

宋宁宁看着被吓着的两个男宠,她挥了挥手,“都出去吧,朕想安静一会儿。”

姬焰和郑离两人离开了,宋宁宁叫了李婉儿进来,让她把莫修染给叫来。

莫修染得知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这女皇陛下找他做什么?还是在寝宫,他的心里,开始有点不安起来。

国师已经提醒过他了,女皇陛下爱好男色,莫不是想要对他……

莫修染打了一个寒颤,还是规规矩矩的进去了。

“臣莫修染见过女皇陛下。”

“莫修染,你过来。”宋宁宁挥了挥手。

莫修染上前一小步,宋宁宁抬头,看见他几乎还在原地,气得不行,“朕让你过来,你发什么愣啊!”

莫修染吓得立马跪了下来,“女皇陛下饶命!请恕臣不能!”

“不能?不能什么?朕不过就是让你过来一下,有那么难么?”

莫修染仍然在原地屹立不动,宋宁宁真是无语了,要不是念在,他武功高强,她都懒得搭理他。

她起身向莫修染走了过去,抓住他的衣袖开始扯,“朕让你过来,非要让朕来请你不成!”

“女皇陛下,您饶了臣吧,臣不想做女皇陛下的男宠。”

“啥?”宋宁宁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男宠?难不成你以为朕找你来,是想要对你动手动脚?觊觎你?”

莫修染:“……”难道不是么?

这大殿里面,几只有他们两个人,连最信任的李婉儿也退下了。

孤男寡女,女皇陛下不是要对他下手么?

“莫修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朕可不是什么菜都吃的!”宋宁宁只觉得好笑。

她看起来,就那么的色眯眯?像一头饿狼,见着男人就想扑上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