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您说笑了,忙的可是我父亲,那些学子,不就是想要提前得知试题吗?问我有什么用,得问我父亲!”

张显刚说完,他的小厮便来禀报了。

“公子,外面有人想要过来敬酒。”

“放肆!我与世子等人在里面喝酒,岂是那些小民能来的!让他们滚!”张显立马就发怒了。

“哈哈哈!还说没有人接近你,张兄,看来是有人知道你在这里喝酒,一个个都想要来巴结呢!”

“管他们的呢!本公子我统统不见。”

“难道,你就没有想到,在其中获点什么利益吗?”那世子悄悄地在张显耳边问道。

“世子,你是不知道,现在锦衣卫看的严,而且,朝中刚刚处死了两个贪污受贿的官员,我父亲回来就警告我了,我哪里敢啊!所以,只能不见他们了,不然,我看见那些金银财宝,担心控制不住,哈哈!”

“原来如此,来,我们喝酒,世子,张兄,我们与外面那些人最大的不同便是,不用考试,不用十年寒窗,谁让我们是世家子弟呢!”

“李兄,你说得对,外面那些贱民,哪里敢与我们相提并论!”

几杯酒下肚,一群人便在里面大放厥词。

“姬焰,你去打听一下,隔壁都是一些什么人在哪儿?”宋宁宁听了,心里很不爽!

“是,公子。”

姬焰去了一会儿,便回来了。

“公子,都打听好了,右相家的公子张显,还有怀王的儿子李煜,誉王儿子李诞,另外几个,都是世家子弟,多多少少,都与皇家有些关系的。”

“看来,如今的京城里面,这些仗着自己祖宗打下来基业的纨绔子弟,倒是不少啊!”

“可是,他们说的也是事实,他们生来就有优越感,可以袭爵,继承家业的,不像平民百姓,出头的唯一机会,便是科考,才能光宗耀祖。”李婉儿说道。

“看来,这世袭制,需要改革了,科举,也需要改革了!”宋宁宁发出一阵感叹。

只要大周不倒,就会一直养着这些废物!

一个皇族,繁衍下来,除了有皇室血脉的人,还有一些有功劳的大臣,都封了爵位,这些人死了,他们的子孙后代还会继承,如此下来,这世家子弟,王公贵族,只会越来越多。

他们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吃喝玩乐,国家还要养着他们,按时发放俸禄不说,他们还高人一等,平民百姓见着他们,还得三跪九拜。

这些制度,是应该废除了!大周,可不能养废物!

“走吧,你们都吃得差不多了吧!”

“公子,那边的世家子弟大放厥词,公子难道不想过去好好的惩罚一下他们吗?”郑离询问。

“不用了,我是微服出巡的,他们不知道我的身份,而且,那么多世家子弟,也不好都得罪了,以后,我有的是办法来收拾他们!”

“公子聪慧,都听公子的。”

他们走到楼下的时候,有人忽然看见有姑娘被两个醉汉调戏了。

“姑娘,别走啊,陪我们喝一杯。”

“这位姑娘,你那么着急做什么!来,只要伺候好了小爷,小爷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那姑娘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拿来你的猪蹄子,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要是得罪了本姑娘,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站在上面的宋宁宁,皱了皱眉,“这不是宋仙仙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