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你怎么可以如此在背后说女皇陛下!”李婉儿吼道,替宋宁宁感到不平。

女皇陛下是如此好的人,怎么能这样说呢!

姬焰和郑离两人,差点没有忍住笑了。

这小妮子还不知道,女皇就站在她面前吧!

“咳咳……算了算了,这原本就是朝中的事情,仙仙姑娘不必参与其中,今日不早了,在下先告辞了!”

“可是公子,我都与你见面好几次了,还没有请教公子的尊姓大名呢!”

“我也姓宋,我叫宋宁!”

宋宁……

留下宋仙仙一个人在原地思索,原来与她是同性的啊!真是有缘分。

说不定,八百年前,还是一个祖宗呢!

……

回到皇宫,宋宁宁也乏了,听宫女说,今日容齐来找过她,但是她出宫去了。

容齐身上的伤,也不知道好全了没有。

宋宁宁这次只所以不带着容齐出宫,也是考虑到他身上的伤,担心累着了。

“走,去翠竹苑!”

“女皇陛下,这是要去看容齐大人吗?”

“嗯,走吧!”

夜晚的翠竹苑,格外的宁静,一阵优雅的笛声响起了。

熟悉的旋律,让宋宁宁忍不住的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那日,她给容齐写的曲子《沧海一声笑》吗?

他居然在吹。

在这样的夜晚,听到这样的曲子,宋宁宁一股熟悉感,莫名的涌上心头。

直到曲子吹完了以后,她仰望天空,望着高中悬挂的一轮圆月,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世界的月亮,是否和这是同一个月亮,也是否像现在如此,这么圆,这么亮呢!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当女皇还是挺好的。

“参见女皇陛下!女皇陛下,您怎么来了?”容齐过来行礼。

“免礼,朕就是随便走走而已,容齐,你身上的伤好了吗?”

“好多了,多谢女皇陛下关心。”

但是,宋宁宁直接走过去,她一把扯开了容齐的衣裳,容齐和这院子里面的宫女都愣住了。

李婉儿大约是明白了宋宁宁的意思,挥了挥手,让众人都下去了。

女皇陛下,这是要宠幸容齐大人啊!

李婉儿明白意思以后,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容齐愣怔了一下,不解地望着宋宁宁,“女皇陛下,你……”

只见,宋宁宁看了看他肩膀上的伤口,还有一点疤痕,不过好在是愈合了。

她用手抹了一下,一股冰凉的感觉袭来,让容齐觉得,全身血液好像凝固了。

“陛下……”屋子里面,空气好像都变得有些异样了。

“朕就是看看你的伤口,结痂了就好了。”说完,宋宁宁把衣服给拉拢了。

容齐松了一口气,他也以为,这宋宁宁如此行为,是想要宠幸他。

可是,看到她这番举动,心里又有些失望了,其实,他是期待的……

“容齐,你的脸怎么红?你发烧了?”宋宁宁问。

她就是看了一下他的伤口,他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