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大人,不如我给你想个办法,你送一些银子给女皇陛下,说不定她就放人了,听说尊夫人在宴会上面,一文钱没有给,女皇陛下一定很生气。”

“钱?这……这得要多少啊!”

看来,他终究是逃不掉的!

“宋大人自己看着办吧,毕竟我也不是女皇陛下。”

给宋明元出了主意以后,他回去就赶紧凑钱,足足凑了五万两银子,托人送进宫,他的妻女才出来。

宋李氏出来以后,十分得意,“看吧,我就知道,她不过是纸老虎而已,就知道吓唬别人,那些人一听要说被关好几天,赶紧掏钱,还为了啥诰命,简直可笑,花了那么多钱,就一个诰命,还不是落在了张良氏的身上,其余的人,不是白花了银子吗?女儿啊,以后可要学这一点。”

“娘,爹在这里呢!”宋李氏的女儿提醒了她一下。

“呀,老爷,你怎么亲自来接我啊,你都不知道,今天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太蠢了,白花了那么多钱,我可一分钱没花……”

啪!

宋明元给了宋李氏一巴掌,“要不是老夫花了五万两白银,你以为你能出的来?真是蠢货,早知道,你还不如在宴会上面给钱呢,这样也能挣得一个好名声。”

宋李氏懵了!

……

翌日,君历衍启程去了南方乡下赈灾,不过在启程前,宫中来人了,又给君历衍送来了十万两白银。

君历衍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带着银子出发了。

宋宁宁干了一件得意的事情,准备叫男宠过来,好好庆祝一下。

谁知,李婉儿过来禀报:“启禀女皇陛下,姬焰大人说,他身子有些不好,今日就不陪女皇陛下喝酒了。”

“那郑离呢!”

“郑离大人说,他头疼犯了,现在起不来。”

呵!

这两个男宠,之前还说对她一片忠心,不就是骗了他们一点钱吗?现在就小气成这样了!

“那成吧,摆驾翠竹轩。”

翠竹轩是男宠容齐所居住的地方,李婉儿心中有些疑惑,“陛下,您为何要去翠竹轩啊?您不是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容齐大人的吗?”

李婉儿说完,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女皇陛下做事情,哪里轮到她来过问。

担心被砍头,李婉儿赶紧跪下,诚惶诚恐地请罪,“女皇陛下,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好了,起来吧,朕又不是暴君,不用战战兢兢的,朕只是许久没有去翠竹轩了,突发兴致而已。”

李婉儿觉得,女皇陛下好像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按照之前,她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

靠近翠竹轩,宋宁宁就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子声音传来,在这纸醉金迷的皇宫,这翠竹轩就好像一块净地,走进这里让人感到很舒心。

穿着一袭竹青色衣袍的男子,屹立在院子中,看着宋宁宁来了,他放下了嘴边的笛子,给宋宁宁请安。

“见过女皇陛下。”

“起来吧!”宋宁宁背着双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宠。

她醒来的时候瞥了一眼,现在才算真正的见面,和那两个家伙长得也不相上下,但是感觉却不一样的。

容齐清冷,颇有几分像君历衍一样的气质,听说,容齐之前不受宠,主要是性格清冷,不像姬焰和郑离一样热情似火。

咋一看,还真是,他的身上始终有一股淡淡的气息。

“你这笛子吹得不错,再给朕吹一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