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看着她们,实在是无语了。

在他的思想里面,她们虽然是女兵,但也是女人。

出于一个男人的角度,还是很想保护她们。

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贸然的用女兵的。

“这不成,这次不能带你们!”秦羽拒绝了。

“将军,您要是不带我们的话,那我们便去女皇陛下那里说个明白,为何您看不起女人!”

“你们……”秦羽还真是拿女人没有办法。

这女皇陛下,原本就是想要将女兵搞起来,若是她们说他看不起女人,这女皇陛下,还不得动怒啊!

“那好吧,你们这次也一起跟着,不过,我得告诉你们,行军打仗,可不像平时在军营里面,每天要走很长的路,日夜兼程的!西洲的战事,刻不容缓!”

“是,将军!”宋仙仙她们,很高兴。

这一次,终于要上战场了。

……

十日之后。

秦羽率领大军,带着二十万大军,日夜兼程的前往了西洲。

如今平西王的儿子们,已经攻破了两座城池了。

平西王,也顺利抵达了西洲,与他们回合!

“父亲,您终于回来了!”平西王的儿子夜城说道。

“这一次,多亏了天煞,不然的话,为父可能真的要死在京城了,那个女皇,她是决心要除掉我,灭掉西洲!”

平西王算是看清楚了。

女皇的野心很大,是断然不能容忍他的存在。

锦衣卫频繁多次出现在西洲,他早就察觉到了。

他与辽国来往的秘密事情,恐怕女皇是一清二楚,所以,他断定,这宋宁宁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与其在京城里面等死,不如搏一搏。

这些年,西洲囤积的兵力,也是能够与朝廷对抗了!

“父亲,我们现在已经攻下了两座城池,但是前方传来了消息,秦羽率领的大军,已经赶到了前线!”

“好!就算是秦羽来了,老子也要好好的与他打一打,想当年,你老子帅兵打仗的时候,恐怕秦羽的爷爷都还没有出生呢!这些小兔崽子,看老子不好好的收拾他们!”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平西王,又可以好好的打仗了!”

西洲平定以后,他被太宗皇帝封为了平西王,这战事便停了下来。

他也痒痒了,许久没有打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似的。

……

秦羽他们,来到容县,平西王他们,已经攻入这里了。

看了一番形势以后,秦羽他们在商量对策。

“将军,明日,由我带兵,杀进去!”孙磊在一旁说道。

“不可,听说,平西王也来了,平西王当年,可是征战四方,他最擅长的便是打战了,他知道我们想要求胜心切,说不定准备了什么阴谋,等着我们去钻呢!我们只能采取智取!”

“听说,在容县的西边,有一处悬崖峭壁,只要通过这个地方,我们便能顺利进入容县,只是,这悬崖峭壁,非常难过,一次性去的人不能太多,平西王也必定派人去把守着,想要进去,绝非易事。”

大家思量的时候,宋仙仙说道:“将军,我和景云她们,可以从西边的悬崖潜入进去,然后与你们来一个里应外合!”

“你们?”秦羽皱了皱眉。

“嗯,我们平时训练,专门训练过攀岩,这样的峭壁,对于我们来说,应该能够胜任,另外,我们可以伪装成村姑,就散被平西王看守的人发现了,我也有法子的,也好脱身!”

众人都觉得宋仙仙的办法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