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焰这个人,疯疯癫癫的,朕有些不放心,郑离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或许他根本不在意吧,倒是这个李宣,一向很积极,每次都在朕的面前表演,希望得到重视,朕于是便成全他了。”

“女皇陛下英明。”

其实,宋宁宁心中另有盘算。

姬焰毕竟是韩国送来的男宠,她是要防备这一些,后宫不可能给交给他的。

至于郑离,她总觉得这个人的身份有些神秘,也不怎么放心。

倒是这个李宣,家境清白,不过是朝中礼部尚书府上的一个门生罢了。

交给他打理,宋宁宁比较放心。

……

东郊军营。

秦羽来女兵这里巡视,发现她们居然在唱歌。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将军,她们在唱什么啊,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曲子。”孙磊在一旁询问。

“我也不知道,去看看吧!”

大家看见秦羽来了,纷纷起身。

“见过秦将军!”

“方才你们在唱什么?”

“回将军,这是我们刚学会的曲子,叫《青花瓷》呢!可好听了!听说,是女皇陛下写的曲子!”

“哦,是吗?”秦羽没想到,女皇陛下写的曲子,居然已经流传到了军营。

“可这是军营,你们竟然在场这些庸俗的东西!”孙磊上前训斥。

宋仙仙立马说道:“这才不是庸俗呢!女皇陛下说了,世界上每一种职业,都是平等的,不要看不起重地的平民,也不要看不起经商的商贾,更不能瞧不起唱戏的戏子,我们唱歌怎么了?难道歌不好听吗?”

“你……你竟然还强词夺理,将军……”孙磊看了看秦羽。

秦羽做了一个手势,“既然是女皇陛下说的,你们便唱吧,我也觉得很好听。”

孙磊:“……”

这将军怎么只要碰到女皇陛下有关的,连原则也不要了。

“秦将军,谢谢你。”宋仙仙上前说道。

“无妨,女孩子就喜欢唱歌,如今天下不一样了,女人都能打仗,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原本我也觉得,世上的职业,本就没有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罢了,只要我们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便好了。”

“将军英明!”宋仙仙十分高兴。

她忽然间,看见秦羽脚上的靴子,后面已经破了一个洞。

这秦将军,也是很勤俭啊!

到了晚上,是大家休息的时间。

严初看见宋仙仙还没有睡觉,便过来看看,“宋岚,你怎么还不睡觉啊,在忙什么!”

“我在做针线活。”

“不会吧,你居然会针线活?”严初很震惊。

“其实我也不太会,可是我总是要学一点吧,正好,你来帮帮我,你的针线活最好了!”

宋仙仙想要给秦羽做一双靴子,可是现在拿起针线,她才发现,以前没有好好听娘的话,认真学习女工。

现在好了,终于遭报应了吧!

“你要做什么啊?鞋子吗?”

宋仙仙点了点头。

“这是要给谁做啊!难不成,你已经有心上人了?”

“没有,就是随便练习一下女工,毕竟我也是个女儿家,以后也要嫁人啊!”

“哟,现在有这觉悟了,一定是心里有人了,不说也没关系,我来教你!”

严初上手,很快便捋清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