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得越远越好,那个臭屁孩儿,本公主不会放过他的,居然敢如此羞耻我!可恶!我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对了,公主,方才大家走了以后,奴婢在地上,见到了这个。”

胡娜将一个奏章给拿了出来。

“奏章?”

“奴婢猜想,这应该是国师大人与那小屁孩儿交手的时候,不小心落下的。”

华萱公主打开一看,奏章里面,写的倒是关于西洲治理的事情。

西洲被平以后,朝廷派人直接去接手了,再也不属于封地

这些消息,对于辽国来说,没有什么用。

但是在最下面,华萱公主看到了一个字,准!

奏章上面,还盖了皇帝的玉玺印的,这是女皇陛下批阅过的奏章。

还写上了她的字。

这字迹……好生熟悉。

狗刨式的,与那首情诗上面的字,简直一模一样!

华萱公主心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咯噔了一下,脸上很难看。

“公主,您怎么了?可是这奏章上面,写了什么?”胡娜不解地问。

“本公主终于知道……那首情诗是谁写的……是女皇陛下!”

“呵呵!居然是女皇!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华萱公主讽刺地笑了几声,觉得十分可笑!

堂堂的一个国师,居然和女皇陛下有私情!

“公主,您是说,国师与女皇陛下?”胡娜听了,也是一脸震惊,觉得不可思议。

“胡娜,我不会看错的,这样狗刨式的字迹,能有几个人写得出来!”

“公主,要不要再查一下,毕竟这事关重大。”

“好,你立马派人,去给我找一些女皇陛下的字迹过来,本公主要对比一下!”

“是,公主。”

华萱公主,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个人是女皇啊!

难怪她在宫外,命人找了许久的字迹,都没有相似的。

原来,这真正的主人,在皇宫里面。

华萱公主梳洗完毕以后,便去找了君历衍。

看见夜幽坐在石桌上,吃的津津有味。

这个小屁孩儿,她真想撕碎了他。

这要是在辽国,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可恶!居然如此羞辱她!

不仅说她长得丑,还将她打到了泔水桶里面,简直太可恶了!

“国师。”华萱公主将自己的狠毒藏了起来,表现得很温柔。

“公主,你怎么不好好歇息?”君历衍问道。

“国师,方才手下的人,见到一份奏章,想必是国师之前落下的,于是,华萱便给国师送来了。”

华萱公主把奏章呈上。

君历衍接过,果然是他掉的东西。

一定是与夜幽过招的时候,不小心落下来的。

“多谢公主!”君历衍将奏章收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