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碍于华萱公主的身份,以她这样的态度,宋宁宁早就让人拉出去砍了,然后抄家灭族!

“公主怎么来这儿了?”君历衍忽然进来问道。

华萱公主看见君历衍,便温柔地笑着说道:“国师,我今日给女皇陛下送礼物来了。”

“是啊,华萱公主可是送了朕两个男宠啊!”宋宁宁说着,瞥了一眼她身后的两个人。

君历衍也瞧见了,他厉声说道:“来人,将这两个拉出去,砍了!”

华萱公主大惊失色,“国师,你做什么!”

怎么动不动就砍人,一点预兆都没有,他们做错了什么!

御林军进来,摁住了两个男宠。

“意图魅惑君主,该死!该杀!”君历衍毫不留情。

“国师,这两个男宠是我送给女皇陛下的,难不成,国师也认为,我华萱公主魅惑君主,你要连我一起杀了吗?”

“公主若是心疼这两个男人,你应该将他们留下来,而不是进献给女皇陛下!”

“这就是你的理由吗?君历衍,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我不会罢休的!”华萱公主厉声吼道。

“理由便是,这两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一看就是魅惑君主的人,不得留在女皇陛下的身边。”

华萱公主:“……”

长得好看?

这是眼睛瞎了,还是在与她开玩笑啊!

这两个男人,她千挑万选,专门挑了两个丑的送给女皇,就是想要恶心她。

君历衍居然说他们长得好看,魅惑君主,准备杀了!

分明就是强词夺理!指鹿为马!

“君历衍,你太欺负人了!”华萱公主一脸愤恨。

“来人,还愣着做什么,拖出去,砍了!”

“不要!住手!”不管华萱公主如何阻拦,这两个男宠,还是被带走了。

华萱公主悲愤不已,她制止不了君历衍,便愤怒地看着宋宁宁。

“女皇陛下,你就是如此纵容你的臣子,随意欺负辽国的人吗?我乃是辽国的公主!”

宋宁宁轻轻地笑了笑,“公主殿下有所不知,这国师是个权臣,他的权利在朕之上,朕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而已,国师说什么,便是什么了,你没瞧见,连御林军都听命于国师吗?”

“你……”华萱公主无法反驳。

君历衍真是一个权臣吗?

可是她怎么瞧着不像啊!

他好像是在为宋宁宁出头出气!

还有,哪儿有人说自己是傀儡皇帝,一点都不避讳吗?

“公主若是没事,便回府去吧!今日之事,公主若是不满意,便可直接向辽国皇帝诉说,一切都是我君历衍做的!”

“你们……”

君历衍将一切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到时候,耶律洪基想要找麻烦,也找不到宋宁宁的身上!

这两人,好像是预谋好的一样。

可恶!

君历衍与华萱公主离开勤政殿,华萱公主心里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君历衍,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将我当成一回事?”华萱公主忍不住的询问。

“公主何出此言?”

“别以为本公主看不出来,今日这出戏,你与女皇陛下表演得很好,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女皇陛下,心仪她,所以,才急着为她出头的?”

“不是。”

“你还骗我!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那首情诗,是女皇陛下写给你的吗?”

“公主,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