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宁宁有些不知所以地望着他们。

“妹妹,你忘记了吗?她是吴家姑娘,静玉,今天,原本我不高兴你被爹娘送走,后来我出去碰到了静玉,静玉听说了你的事情以后,便决定与我一起来救你。”

看来,这吴静玉,还真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啊!

她宋宁宁记住了,以后一定会报答他们的!

这一次,多亏了周怀和吴静玉,不然的话,她真的要被抬到那个陈大柱那里去了。

“怀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要是被发现的话,暖暖一定会被抓回去的!”

宋宁宁赶紧在地的泥土里,写了几个字。

“我要去京城!”

“妹妹,你要去京城?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去京城无依无靠,你怎么生活!”周怀很担心。

“不同担心我!我自有办法!”

“怀哥,既然暖暖想要去京城,那便让她去吧,去了京城,陈大柱还有你爹娘,便找不到她了,这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安全的。”吴静玉劝说道。

“好,那便这样办吧,妹妹,大哥没用,身上也没什么钱,只有几个红薯,你留着路上吃。”

周怀将几个烤红薯拿了出来。

而吴静玉,则是从身上,拿出了二两银子塞给了宋宁宁。

“暖暖,我也没什么钱,这是我存了许久的私房钱,你先拿着吧!”

宋宁宁看着周怀和吴静玉,觉得他们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他们两个,一定会有好报的。

宋宁宁点了点头,表示谢谢,然后拿着银子和红薯,便赶紧往京城的方向逃走了。

很快,她靠着这两个红薯,一路充饥。

终于抵达了京城。

她的双腿已经走不动了,实在是太疼了。

脚趾也磨出了水泡,身上还脏兮兮的。

京城里面,十分繁华。

在村子里面呆了几天以后,宋宁宁觉得,好像来到了大城市一样。

“让开让开!让开!驾!”

大街中间,忽然有重要的人物,驾着马车从中间过。

不停地在吆喝行人避让。

宋宁宁看见这马车,十分眼熟,这不是国师府的马车吗?

驾车的人是聂风,那里面坐着的人,必然是君历衍了!

宋宁宁的内心,瞬间便充满了恨意。

他期盼她!

都是因为他,她才落到如今的地步的!

这一刻,宋宁宁顾不上什么疲惫了。

直接冲入了进去。

君历衍!君历衍!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

你为什么要骗我!

宋宁宁大声地喊道,可是嘴里依然发出一个声音。

“小乞丐,你干什么,不要命了,赶紧回来!那可是国师府的马车,你竟然也敢闯入进去!”

身边的人,将宋宁宁给拉住了。

而宋宁宁,就这样看着君历衍的马车,从自己的面前过去。

她恨!实在是太恨了!

马车里面的君历衍,忽然间掀开了帘子,他看了看外面。

人潮涌动,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产生了幻觉了。

他怎么忽然间有种感觉,宋宁宁就在这里。

随后,他放下了帘子,心中一阵失落。

她已经死了……

永远的躺在了冰皇岛的冰窖里面,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

宋宁宁不断地撕喊着,眼泪从眼角滑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